当前位置:主页> 佛学知识

整理汉文佛教大藏经:传承中华传统文化 任重道远

编辑:
时间:2019-11-11 09:27:36
一、整理与研究汉文大藏经的意义

  汉文与资料。然而,大藏经的整理与研究依然是任重道远。

  首先,历史上的诸版大藏经的研究还处在初期阶段。我国第一步刻本大藏经《开宝藏》原藏近7000卷,现只有14卷发现,研究虽有相当进展,但认识分歧较大,依然期待新资料的发现。《契丹藏》因山西应县及河北丰润发现了少量的印本及《房山石经》的参照,其研究有了突破,但研究者因资料太少而难以求得一致的看法。到底《契丹藏》的本来面貌是怎样的,还有待新资料证实。《崇宁藏》和《毗卢藏》至今仍秘藏于日本,这给学术界认识这两部大藏的真相带来困难。类似的问题几乎涉及历史上的一切版本的大藏经,值得研究的课题一大堆,须几代研究者不断地去努力探究。就大藏经的整理说,虽然有多种大藏版本被影印传世,但依然有《崇宁藏》、《毗卢藏》、《资福藏》、《普宁藏》、《永乐南藏》等重要版本没有影印公诸于世。

\

  第二,大藏经的整理不单单只是整理重印,当前,校点工作已成为关注的重点。上世纪90年代,当时的佛教文化所在吴立民所长的主持下,就曾召开过编辑标点本《中华藏》的研讨会,但因难度太大而没有行动。目前,标点本《中华藏》续藏正在任继愈先生的领导下展开。80年前一部《大正藏》因为有了标点而风行了近一个世纪,今天,类似的大藏整理工作还有待我们去下大的力气。

  第三,大藏经的电子化将是一个世界性的课题。摆在我们面前的不仅仅是电子版《赵城藏》,还有中国历代诸版大藏的电子化。同时,在大藏经电子化的过程中,还要解决电脑软体发展的许多技术问题,如解决电子化中的缺字问题,互不相容的内码问题,以及如何资源分享问题等。总之,佛教大藏经的电子化亦是一项国际佛学界共同努力的十分繁重的任务。(李富华: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

\

本文链接:整理汉文佛教大藏经:传承中华传统文化 任重道远

上一篇:文殊菩萨的故事:称名脱难—曹一贵

下一篇:敦煌石窟文献里的“冬至”:古人休假七日 万民同庆